好未来、猿辅导、作业帮…… 在线教育机构裁员大潮来袭

文章正文
2021-06-24 13:28

在线教育行业的每个人都没想到,裁员的大潮会来得这么快,甚至比 2020 年资本和人涌入在线教育的速度还要快。

“我在 2020 年 6 月来到作业帮,当时作业帮人数也就 2 万左右,2020 年底增加到了 3.5 万人。但仅仅在 6 月 7 日这一个上午,就裁掉了 1000 多人。”一位作业帮的被裁员工告诉新浪科技。

作业帮不是裁育员的个例,好未来、猿辅导、VIPKID 等也都在经历着裁员,如果在微博搜索中输入“裁员”二字,弹出的相关结果都离不开在线教育的裁员大潮。

有人笑称,2021 年退潮的不只是在线教育,但要论波及面和人数,它“首屈一指”

退潮来袭,无一幸免

最近正在大面积减员的是好未来,而且裁撤的对象多为 2021 年毕业的应届生。不管是在微博上还是在脉脉上,好未来旗下的学而思裁员都是热点话题。

对于这些被裁撤的员工,好未来提供了两种选择:第一是直接离职,每人可以获得 2500 元补贴;第二是留职,每个月可以获得 800 元补贴,持续到 7 月 31 日。

即使是选择第二种方案的员工,也不意味着能够等到希望。即使好未来已经与应届毕业生签订了《就业协议书》,若因政策变化延缓签订劳务合同的续签,在延缓期满后,好未来有权根据政策变化影响决定是否继续签订劳务合同。在延缓期内,好未来每个月向每人支付 800 元作为补偿金。

在此之前,猿辅导、VIPKID 和高途等都曾经经历过裁员。甚至,还有报道称猿辅导全部拒绝了 2021 年的校招生入职。

裁员最为高调的当属高途。在内部的万人大会上,高途创始人、董事长陈向东当众宣布进行裁员,并全部关停信息流投放和直播业务,对外释放“节流”的信号。此次人员优化,主要是因为高途旗下小早启蒙停止招生,也就意味着业务暂停,调整。

此次裁员的背后,是高途在 2021 年经历了加速坠落。在 2021 年股价达到 149.05 美元的高点后,高途一路下挫,多次业务调整也没有走出阴影,最新的收盘价 12.99 美元,甚至不足高点的十分之一。而在 2020 年,高途(前身系跟谁学)经历做空机构 15 次做空,股价不跌反升,一度令资本市场侧目。

“一方面,当时的确是有业绩的支撑,也处于盈利的情况;另外一方面则是 2020 年中国在线教育非常火热,融资额非常高,资本市场也非常有信心。”前述高途内部人士说,在两大基本面的支撑下,高途当时并不担心股价,也更有勇气用亏损换增长。

“有一些裁员,更像是趁着最近这一轮裁员潮进行的动作,因为很多业务其实就没做起来,但又堆砌了很多人。”高途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新浪科技。

该人士告诉新浪科技,虽然小早启蒙关闭是“出于合规”的考虑,但实际上这一块业务一直都不温不火,但却需要规模 1000 多人的团队去维持,总是入不敷出,是拖累了高途的整体业绩的原因之一。

一位作业帮被裁的员工也如此表示,鸭鸭 AI 课是作业帮的新业务,主要是为了和猿辅导的斑马 AI 课抢夺少儿启蒙培训市场,但其实这一块业务一直没有做上去。“我们迟早要被裁掉,业务要被关闭。”该员工直言,只是这一波在线教育的裁员潮,让这一天来得更早一点。

在他们看来,这些业务难以盈利,更像是为了对资本市场讲的新故事而存在的。“鸭鸭 AI 课,当下的获客成本已经涨到 4 位数,超过了一年正价课价格的一半。”被裁掉的作业帮员工告诉新浪科技,这仿佛是一个恶性循环,每一家平台都在抢生源,那就大笔投钱在广告上,但互相抢生源导致转正价课的学生越来越少,又不得不花大笔钱去获客,或者低价售课。

越来越严的监管,则是在线教育无序烧钱的惩罚。2021 年初,中纪 委发文点名在线教育过度营销。

5 月 21 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提出要全面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要完善相关法律,依法管理校外培训机构。

6 月 15 日,教育部宣布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成立,该司主要职责包括会同有关方面拟订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相关标准和制度并监督执行,指导规范面向中小学生的社会竞赛等活动等。

“这些是我们当时都没有想到的。但如今不得不去面对,当下的情况确实有些困难。”一位来自猿辅导的人士告诉新浪科技,当前整个行业都尽量保持低调,且早早为此做准备,在冬天来临之前开源节流,砍掉不必要的业务,缩减不必要的人员。

猿辅导与作业帮是 2020 年融资最为疯狂的两家在线教育平台,也同时成为受到顶格处罚的其中两家平台。

6 月 1 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宣布对新东方、学而思、精锐教育、掌门 1 对 1 等 13 家校外培训机构予以顶格罚款。加上前期公布的对作业帮、猿辅导的查处情况,此次重点检查总共对 15 家校外培训机构处以顶格罚款 3650 万元。

更早之前的 4 月 25 日,高途课堂、学而思培优、新东方在线和高思教育也因为价格违法、虚假宣传等行为受到处罚。

“我有不少同时,在 VIPKID 被裁掉来了作业帮,又被裁掉了,今年就被裁了两次。”前述接受采访的作业帮员工说,他们之中的很多人下一份工作还没有着落。“我前阵子去新东方,本来面试很顺利,但最后被告知招聘通道已经关闭了。”他说。

“最近,收到了好多来自在线教育行业的简历。”一位在互联网企业从事招聘的人告诉新浪科技,很明显,这个行业刚经历了集中的裁员,正如在 2020 年初,不少从互联网企业离开的人,都集中去了在线教育。

人来人往,背后就是潮起潮落。

资本虚火,烧钱恶果

2020 年 9 月,网易有道 CEO 周枫甚至在内部喊出“审时度势加速投入是价值投资。头部平台还会持续洗牌。”换句话来说,那就是不烧钱获客,那就只能被淘汰;烧钱,才有机会成为头部平台。

就在周枫喊出这句口号之前,资本对于在线教育的投入已经堪称“疯狂”。2020 年 3 月和 8 月,猿辅导分别宣布获得 10 亿美元和 12 亿美元的融资;2020 年 6 月,作业帮宣布获得 7.5 亿美元 E 轮融资;2020 年 4 月和 8 月,火花思维分别宣布获得 3000 万美元和 1.5 亿美元融资;2020 年 9 月,豌豆思维宣布获得 2 亿美元 C 轮融资。

根据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 年度中国在线教育投融资数据报告》(以下称“报告”),2020 年中国在线教育领域共发生 111 起融资,同比下降 27.93%。但在线教育的年度融资总额却创造了历史新高,超过 539.3 亿元,同比增长 267.37%。

这一总额比 2016 年到 2019 年四年的融资总额都要多。伴随着疯狂融资的则是在线教育平台的疯狂扩张。

“百万年薪抢名师”,“清华北大名校毕业生,入职年薪超 60 万”等层出不穷,“作业帮在半年多时间里,就扩充超过 1 万名员工。”前述接受采访的员工说,甚至自己所在的业务负责人在不到半年时间里就换了三个人。

“但另外一方面,为了获得增长和讲新的业务故事,作业帮同时又有十多个秘密项目在进行中,不求都能做出来,但求能做成一个。”他讲的同时,打开了自己负责的产品鸭鸭 AI 的 App,首页已经一片空白,停止了更新。“这不是教育,这就是资本的故事。”他说。

同时,好未来也在 2020 年初迎来了历史上的首次亏损,但并没有为其他平台敲响警钟。在截至 2020 年 2 月 29 日的好未来 2020 财年第四季度财报中,好未来净亏损达到 9010 万美元,这在好未来的历史上并不多见。

这一历史性的亏损主要是因为好未来在营销上的快速增长。好未来财报显示,近三年营销费用支出的同比增速为 92.14%、99.92% 和 76.20%,均显著高于营收增速。好未来的获客成本越来越高,营销投入不断增加,但转化率越来越低。

在“流量思维”的导向之下,资本并不是烧钱的始作俑者,但就像周枫的话那样,在烧钱走向高潮阶段,资本扮演了催化剂的角色 —— 星星之火,在资本的驱动下,早已燎原。

根据 QuestMobile 的数据,在 2020 上半年,K12 在线教育企业平均营销投放同比增长 71.2%。网易有道财报显示,2020 年市场营销费用为 27 亿元,比 2019 年增长 333.39%,在 2020 年净收入中占比达到 85.23%。

高途财报显示,2020 年高途的研发费用仅为 7.3 亿元,在总费用中占比仅为 10%;但销售费用则从 10.409 亿元猛增至 58.162 亿元。全年销售费用占全年净收入的 81.6%。

各大平台的综艺节目和卫视晚会成为了在线教育的囊中之物。作业帮牵手《奇葩说》第七季;网易有道和豌豆思维与《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二季达成合作;高途旗下的 K12 教育产品高途课堂成为《欢乐喜剧人》第七季官方指定赞助商。猿辅导牵手《最强大脑》,此外还天价成为 2020 年北京冬奥会的官方赞助商。

21 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指出,在线教育过度的宣传营销、追求流量规模的经营方式存在很大的危机。因为在线教育一定要教育思维,而不是互联网思维,但很多在线教育的投资方都是以互联网思维来发展在线教育。

但资本要求的,恰恰是更具有想象空间的互联网思维。

资本就像一把双刃剑,在线教育的发展不得不依赖于资本,但在资本的驱动下,在线教育也偏离了原本的航道,最终在 2020 年掀起资本大潮的在线教育,沉没在了 2021。

文章评论